異人告誡:中醫非小道

異人告誡:中醫非小道

【明慧之窗記者周慧文綜合編輯】張景岳是明代中醫,在人過中年後,他曾遊歷遼東原野,遇到了一位異人。

異人問他:「你也學習醫道嗎?醫道很難,你一定要慎重啊!」張景岳說:「醫道雖然是小道,卻關係到性命,我怎敢不知慎重!我會牢記在心的。」

異人怒罵道:「你不是懂醫道的人!你既然說醫道關係到性命,又豈能說醫道是小道呢?性命之道,本於太極,散於萬物。有人的性命,然後三教才建立;有人的性命,然後五行才生成。所以說,開天闢地的造化是為人的性命準備的冶煉爐;道德的學說是為人的性命準備的規矩準繩;醫藥是為人的性命準備的輔助手段。

「然而,醫道作為性命之道,含義深遠,旨趣博大。所以沒有超出常人的智慧,不足以領悟性命之道的微妙;沒有堅守中正的明察,不足以辨出正道,避免邁入失之毫釐、謬以千里的歧途。

「假使人能明白醫理的基本道理,那人就明白了治國平天下的道理;假使人能明白醫理的得失道理,那人就明白了國家興盛滅亡的原因;假使人能明白醫理的緩急道理,那人就明白了攻戰防守的法則;假使人能明白醫理的取捨道理,那人就明白該選擇出仕還是隱居。

「學醫人如果洞徹醫理如同成竹在胸,那麼病情變化時日可以屈指計算出來;學醫人如果運轉陰陽如同瞭如指掌,那麼病情可以隔牆用天目看到。」

「儒家修養身心以達到至誠境界,這就是儒生在給自己健身;佛教恪守戒律以洗清業力,這就是和尚在給自己祛病。淨化身體與提高心性,治癒他人和修煉自己,這道理都是相同的。學醫人明白了治病的道理,也就明白了修心的道理;學醫人的心性提高上來,那他的中醫技術一定也會提高上來。所以說:學醫人一定要返本歸真成為真人,然後學醫人才能有真知;學醫人一定要有真知,然後學醫人才能成為真醫。」

「醫道怎像常人說的那麼容易呢?如果說庸庸碌碌的常人,找找經驗方,摸索摸索經驗,知道了花椒、硫磺殺疥蟲,蔥白、薤白散風氣,這就算中醫了,那誰不可以說自己懂中醫?如此說來,人只要披上緇衣,就可以叫和尚了?戴上黃冠,就可以叫道士了?言行假正經,就都是儒生了?

「真醫大道與俗醫小道,猶如泰山與小丘,河海與車轍小水溝,怎可以同日而語呢?再說那些不識陰陽,不辨虛實,粗心大意,膽大包天,執拗頑固,偏執庸碌,錯誤用藥,對治病不但無益反而有害的偽中醫,他們連只知道花椒、硫磺殺疥蟲,蔥白、薤白散風氣的俗醫都不如,連世間小道都談不上,又何足與他們談論醫道!

「醫道,難啊!醫道,大啊!醫道真的是神仙聖人首批傳下的文化,百姓保全性命的緊要事務啊!你千萬不要因為中醫用草藥而小看了它,一定要立志進入精神與神明相貫通的境界,明白一切的結局和開端,領會一切的原因和結果啊!這樣學習醫道,才算得上有所收穫。你一定要努力啊!」

張景岳聽到了異人這番教誨,慚愧得全身發顫,答應異人自己一定努力。(公有領域)

張景岳聽到了異人這番教誨,慚愧得全身發顫,答應異人自己一定努力。在隨後的幾個月裏,張景岳都精神恍惚,思考異人的教誨。張景岳唯恐忘記異人的訓導,於是用筆記下了異人的這番話。

在一般人印象中,中醫就是祛病健身的,為什麼異人告誡中醫不是小道呢?在異人看來,人是最珍貴的,人的本源來自於高深境界。因為有了人,才有了盤古開天闢地,才有了三教聖人傳下宗教信仰,才有了中醫,中醫表面上祛病健身,可它實質上與精神信仰一樣是為人而來的,那麼它和三教信仰一樣有著深遠的內涵,形式不同而已。

古代許多和尚道士有神通,許多大醫學家也都有特異功能,留下了神跡。

蘇軾筆下修道人的治病奇術

以下是宋代大文豪蘇軾,寫的一篇自身見聞實錄,這是古代有道術的人給人治病的紀實。他證實了修煉有素者,確有神通和功能,絕非虛妄:

晉書《方技傳》中,記載一位叫韋虛的人,父母叫他去看守稻穀。別人家的牛,跑來吃自己家的稻穀,韋虛見了卻不驅趕。等到牛吃飽離開了,他才去整理那些被牛蹄踐踏、吃剩下的稻穀。

他的父母,對韋虛放縱牛吃莊稼的行為,非常生氣。韋虛說:「牛是動物,動物都想吃食。牛餓了,我怎麼能趕它呢?」

他的父母更加生氣了,說:「既然如此,你還整理那些讓牛踩亂的稻穀幹嘛呢?」韋虛說:「稻穀長在田裏,它有生命,也想生存下去。所以我應該把它們扶正,讓它們好好存活。」

韋虛的話,說得很有道理。韋虛由於心地善良,後來就成了一位得道之人!

有個名叫呂猗的人,他母親的腿,患麻痺病十幾年了。韋虛主動來給她治療。韋虛治病的方法,十分獨特:不給病人扎針吃藥,只是讓病人坐在他面前,距離他幾步遠。韋虛本人,就坐在病人的對面,安靜地閉著雙眼。過了一會兒,就叫人:「把病人扶起來!」呂猗說:「我母親得病十幾年了,怎麼能一下子,就讓她站起來呢?」

韋虛說:「且試著扶她起來。」於是,由兩個人把病人一攙扶,她就真的站起來了。一會兒,病人便去掉攙扶的人,竟能獨自行走了。

學道養氣的人,他的體內充滿純真祥和的氣,韋虛運用布氣的方法,就能把疾病治好。(筆者註:布氣是蘇軾的說法。)

開封南邊的道士李若之,也有這種布氣的神功。我(蘇軾自稱)的次子「蘇迨」,從小體弱多病,李若之與他相對坐著,為他布氣,蘇迨感覺到肚子裏,好像有初升的太陽照著一樣,暖乎乎的。很快病就好了。據說,李若之曾經在華岳山下,得到過異人的傳授。

(事據《景岳全書・醫非小道記》、宋代蘇軾《仇池筆記》)

據說,李若之曾經在華岳山下,得到過異人的傳授。(清 徐天序《山水畫冊・坐禪》,台北故宫博物院)

【延伸閲讀】
從腰椎間盤突出患者到大鼓手
我的中醫智慧的源泉
一位老中醫的發現:病人態度改變脈象
美名校醫學副教授:病從哪裏來?

明慧網原文:
《明慧週報》海外版(第二一二期)https://zhoubao.minghui.org/mh/haizb/212/index.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19/《明慧週報》海外版(第二零二期)-236541.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