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桑历程】顶天青松雪中立

【沧桑历程】顶天青松雪中立

【明慧之窗记者郁欣编辑】一个年龄只有16岁的少年,却有著与同龄孩子完全不同的经历。以下为您诉说他的故事。

亲眼目睹姥姥的痛苦

三岁的小陈腾,双手紧紧地掩住了脸,这一刻他害怕极了,他禀住了呼吸,希望这一切赶快过去。发生了什么事?原来,陈腾的姥姥周春梅,她又病发了。

只见陈腾姥姥脸色苍白,她的手里,握著一支针管,然后姥姥将又细又长的针头扎进了自己身上,一阵折腾后,陈腾姥姥神情依然痛苦,她虚弱无力、瘫软地坐在椅子上。

三岁的小陈腾依然用双手掩著自己的小脸,而泪水,从他那小小的指缝间,流了出来……

原来,陈腾的姥姥一身是病,为了节省医药费,姥姥买了很多针管放在家里,发病时,姥姥就拿起针管,自己给自己打针。自陈腾三岁那年,因为爸爸与妈妈离了婚,跟著山东潍坊姥姥家生活的陈腾,每隔一段时间,就得经历这恐惧的历程。

从那时起,陈腾童年的生活就是,在放满针管的屋子里,有一位多病的姥姥、还有因为婚姻不幸而郁郁寡欢的妈妈。

生活彻底翻转

然而,就在一九九五年,陈腾7岁这年,这一切发生了翻转。姥姥的病,全好了!因为姥姥炼了法轮功。后来陈腾的妈妈和小姨也开心地领著陈腾一起炼功。从此以后,陈腾的生活彻底变化了,不仅家里充满了欢声笑语,原本冷清的家,出现了许多亲朋好友来串门子,很热闹。他们来找陈腾姥姥谈心事,谈他们在家、在单位的委屈,姥姥就用她从真、善、忍中认识到的道理去解开他们的心结。

那时候的陈腾,他放学回到家时,总不进屋,小陈腾会站在门口,他倚著门边,然后朝著屋里张望。当姥姥发现小陈腾时,姥姥就会朝门口喊声:腾腾回家啦!然后陈腾就欢喜的、看著笑盈盈的姥姥走到门口来,然后祖孙俩再开心地一起走进屋去。

这时的姥姥健康而慈祥,妈妈开朗,一时间,陈腾成了最快乐的孩子。

幸福的日子 瞬间变了样

然而四年后,幸福的日子,瞬间变了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当天清晨,警察闯入陈腾家,不由分说地就抓走陈腾的妈妈孙小梅,而且没留下任何资讯。

焦急的姥姥和小姨,当天下午就带著陈腾,还有小姨五岁的儿子,一起到当地市政府去询问情况。 当他们走到市政府大街路口时,突然出现一批警察,不由分说就要把他们老少四人用暴力强行拖上警车。

六十多岁的姥姥被公安拖倒在地,陈腾五岁的小表弟当场吓的大哭。在警察的一阵破口大骂后,他们老小四人被强行带到一个体育馆。折腾了许久后,他们才被释放回家。

第二天一早,家里又突然闯入一群警察,他们气势汹汹地翻箱倒柜,一边抄家,一边摄影。还惊魂未定的陈腾,再度受到惊吓。而姥姥则被一个警察拖倒在地,然后从屋里一直拖到门外的社区楼前。

潍城区公安局的一个大黑脸警察老刁,他当著社区上百人面前,毫无忌讳地殴打姥姥,他一边殴打,嘴里还大喊的辱骂姥姥和陈腾祖孙俩。一阵风暴过后,回到家的姥姥已全身是伤,而家里也已经被抄得乱七八糟,所有东西被扔得到处都是,床上的被子扔到地上,镜框等只要是玻璃器具全都被砸碎,屋子凌乱得连陈腾与姥姥想找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陈腾那时11岁,谁家11岁的孩子会经历这样的事情?

到了晚上,十几个警察就搬个板凳,坐在陈腾家楼门口的空地上,监视姥姥与陈腾。姥姥担心警察突然破门而入,赶紧跟陈腾合力将所有门窗关紧。这时,姥姥发现经历两天风暴的陈腾,整个人失神落魄,他惊恐的眼神、不知所措的模样,让心疼不已的姥姥担心,不知道这些警察接下来还会干出什么事来……

姥姥决定送陈腾到亲戚家里借住几天。临别前,她慈祥地著望著陈腾说,过几天就会接陈腾回家,要陈腾听话,不要担心。陈腾望著姥姥,点了点头。

陈腾姥姥——省特级教师周春梅。(明慧网)

常从恶梦中哭醒 亲人突然「离世」

送走陈腾后,姥姥家门口开来几辆警车,从车里下来了大约三十个公安,他们一个劲地想闯入姥姥家,要绑走姥姥与小姨去洗脑班,让他们写背叛信仰的「保证书」。姥姥与小姨不开门,他们坚决抵抗这个绑架行动。这些公安就堵在家门口等著。这一堵门,就是整整七天。一连七天姥姥与小姨被公安断了粮,断绝了外界所有的援助。

就在第七天,公安突然宣布:陈腾姥姥与小姨去世了!听到这个消息的邻居们都不敢置信,邻居们对姥姥与小姨的死有太多的质疑。当晚邻居就看到,警察趁著深夜开来了一辆车,姥姥与小姨的遗体裹著被单,他们偷偷地用车把两人的遗体拉走。曾经匆匆看到两人遗体的亲戚,看到了她俩遗体上有伤,这伤是怎么来的?谁也无从知道。

陈腾的小姨孙小柏。(明慧网)

而这时暂住亲戚家的陈腾,在夜里频频的作恶梦,他经常从梦中哭著惊醒。那时不知情的陈腾,还天天盼望著,天一亮,就能看到姥姥来接自己回家。亲戚不敢让陈腾知道实情,隐瞒陈腾说:姥姥、小姨回东北老家去了。于是天真的陈腾就天天期待,期待姥姥哪天从老家回来后就来接他。

一个月后,陈腾妈妈孙小梅被释放了,她来接陈腾,陈腾很开心。陈腾心想,等姥姥从东北老家回来,他们一家又可以恢复以往平静快乐的日子了。

有一天,大人们在私下谈话,说到了姥姥与小姨已经被迫害离世的事情。没想到这一席话,竟让陈腾听到了!陈腾顿时感到一阵天塌地陷。姥姥不是回老家了吗?姥姥怎么就死了呢?!陈腾无法承受,他一个人悄悄跑到屋里,狠狠地哭了一场。

从这天起,陈腾就变了个人,整日郁郁寡欢的。陈腾妈妈发现,陈腾经常站在屋里,然后呆呆地望著屋里的某个角落,陈腾会看得出神,半天都不说话;而每当陈腾放学一回到家,他则会站在门口,然后一动也不动地望著门内。

原来,因为过度思念姥姥,陈腾产生了幻觉。陈腾总感到姥姥仍坐在家里那个固定的角落,所以他老是盯著那里。而他也跟以前一样,放学后,在门口等著姥姥领著自己进屋。直到妈妈喊陈腾时,失了神似的陈腾才回到现实,这才意识到姥姥不在人世了,此时的陈腾,眼眶里总布满了泪水……

和妈妈一起 关押三个月

一个多月后,陈腾仍走不出悲伤,有一天他与妈妈正在单位里吃饭,妈妈单位的保安突然闯了进来,保安说有事情要和妈妈谈,让陈腾妈妈出去。陈腾目送妈妈离开后,心就悬了起来,陈腾心想:妈妈会回来吗?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陈腾越等越焦虑,妈妈不会回来了吗?又经过了许久,等不到妈妈的陈腾,整个人惶恐不安了起来。

就在这时,妈妈单位的领导走了进来,他对陈腾说:你妈妈被带走了。陈腾听了这话,当场溃堤,他惊恐地放声大哭,陈腾极端担忧:妈妈会像姥姥一样,永远不再回来了吗?!陈腾恐惧悲凄的哭声,让在场的妈妈同事听了都不忍,他们也纷纷流下泪来,有的阿姨甚至难过得失声痛哭。

陈腾妈妈被关进厂里的一间宿舍,那屋里有两张床,一张是看守睡的,一张是陈腾妈妈睡的。而对面的屋子里,还有监视陈腾妈妈的保安,他们不准妈妈关门,到了晚上,也不准妈妈关灯。陈腾妈妈每天被十多人看管著,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准关门、不准关灯,日日夜夜的根本无法正常休息。

而想念妈妈、11岁的陈腾鼓足了勇气,他向单位去要妈妈。第一天去要,单位不放妈妈,第二天去要,单位还是不放人,陈腾就天天去要。后来单位索性就将陈腾跟妈妈关在一起。然而这时正值零下十多度的寒冬,身穿一件薄薄的单衣和一件薄薄单裤的陈腾,被关入了这间整日见不到阳光的屋子里。

但是,此时的陈腾却开心极了,因为他又可以与妈妈在一起了。这一关就是整整三个月,陈腾与妈妈不曾离开这间屋子,也从没吃过一顿早餐。陈腾不曾添过一件衣裳,一身的单衣单裤也不曾换洗,窗户的玻璃上都结了厚厚的冰花,陈腾被冷得瑟瑟抖。看管陈腾母子的保安都说:「如果把我这样关三个月,我早疯了。」

而不愿意离开妈妈一步,11岁的陈腾将这一切都忍受了下来。这是一九九九年的事。

选择与妈妈分离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十一日,这天,警察再度到陈腾家要绑架陈腾妈妈,妈妈赶紧锁紧大门,警察就在门外恐吓叫嚣,还强行要撬开大门,但未做到,后来警察断了屋里的电,一直闹到深夜。日夜守在门口的陈腾妈妈,与警察僵持二天后,再一次被抓走。

一个月后,陈腾才等到妈妈被放回家。那晚,依偎在妈妈身边睡著的陈腾,他的双手紧紧地抱著妈妈的胳膊不放……

然而几天后,陈腾妈妈得知,警察握有陈腾妈妈的劳教通知,正准备把陈腾妈妈抓进劳教所。

那晚,陈腾的眼泪沾湿了枕头,他的双手紧紧地抱住妈妈的胳膊。但陈腾告诉自己:宁愿忍受与妈妈分离的痛苦,也比妈妈被警察抓去劳教所好上一千倍!

天一亮,为了躲避警察,陈腾妈妈离家了,而陈腾则到一位同修阿姨家里借住,这是妈妈离去前的安排。然而警察一发现陈腾妈妈失踪了,就去骚扰这位同修阿姨,向她逼问陈腾妈妈的去向。这样一来,陈腾也只能离开阿姨家了。

有一天下了课的陈腾,去一间网吧,一个陌生人一路跟著陈腾,也进了网巴,这人就坐在陈腾的对面,这时,这人的腰上挂的对讲机「哇哇」的乱叫了起来,原来这人是便衣警察。为了抓捕陈腾妈妈,警察开始监视陈腾。

被迫辍学

警察还多次到陈腾学校,要学校开除陈腾,后来甚至扬言要将陈腾关进少年管教所。陈腾因此被迫辍学了。 这年是二零零一年一月,陈腾还是小学六年级的学生。

有一天夜里,风雪交加,四处游荡的陈腾,发现一间废弃屋子,他进了屋子坐在废楼梯上,这时,又害怕又孤单的陈腾,望著眼前漆黑一片,不由得悲从中来,陈腾哭了许久。那晚,陈腾,梦见自己回到了熟悉的校园,梦里的陈腾很开心,然而就在操场上与同学们打球、玩捉迷藏,嬉闹得正开心的瞬间,陈腾却又一下从梦中醒来了,醒来后的陈腾,原本挂了泪痕的脸颊,再次湿润了。

有一天深夜,妈妈的一位朋友找到陈腾,他带著陈腾在小坡里转,转了两个多小时,确定没人跟踪,然后他带著陈腾来到一间屋子前,门一开,陈腾日夜思念的身影,出现在眼前。陈腾喜极而泣,他终于与妈妈团聚了。

这里是妈妈与其他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一起临时租来的屋子。这是间空空旷旷、没有任何家俱的屋子,屋子里只放著打印机跟计算机,地上铺著几个塑胶垫,塑胶垫上面放了几张被子,这就是晚上陈腾与妈妈睡觉的地方。妈妈与其他阿姨,每天就在屋里,小心谨慎地打印法轮功的真相传单、折页册,然后再发放给被蒙蔽、误解法轮功的民众。

然而,在中共全面打压法轮功的政策下,这样的「真相资料点」是警察搜捕的重点。所以待在屋里的妈妈与其他法轮功学员,都得随时注意外面的任何动静,邻居的密报、居委会以及警察查房,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得彻夜搬离。刚刚到来的陈腾,每每听到有人敲门,不论是来收水费、收电费的,或是路过的警车鸣笛声,陈腾心里都吓得够呛,天天提心吊胆。

于是每天一到傍晚,天一黑,陈腾就爬上窗户,然后把厚厚的毡布,挂到窗户上,全部毡布挂严密后,陈腾还要仔细确认窗户不会透光,确保不会透露行踪,确保大家的安全,陈腾才安心地把灯打开。而且为了避免泄露行迹,陈腾还不能随意外出。不过即使如此,好不容易才与妈妈团聚的陈腾,依然非常珍惜这样的日子。

在与妈妈相处的日子里,陈腾常常想起姥姥。

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冒著被中共抓捕的危险传播真相。(明慧网)

陈腾妈妈看出陈腾的心事,妈妈担心陈腾走不出悲伤,她不希望陈腾因此心怀仇恨,陈腾妈妈希望陈腾无论如何,都依然能做到真、善、忍。

在姥姥与小姨莫名离世的那晚,陈腾妈妈被秘密关押在一间屋子里,十点多,进来了一批警察,其中一个警察对陈腾妈妈说:陈腾姥姥与小姨已经死了,是「自杀」身亡。陈腾妈妈听了,当场就昏了过去。

第二天,当地政府立即要强行火化陈腾姥姥与小姨的遗体,陈腾妈妈被带到了火化场,她深受打击、精神处于恍惚状态。但这时还有几个公安紧紧地跟在陈腾妈妈身边,监视她,不准妈妈与赶来的亲戚交谈。然而陈腾妈妈只待了十几分钟,公安却立刻要强行带走妈妈,这时火化送别仪式都还没完成。亲戚们要求公安让妈妈参加完整仪式,公安回答:陈腾妈妈尚在「监视居住」中,没有任何自由。

被带走秘密关押的陈腾妈妈,在一个月内,体重从原本的五十五公斤,一下暴瘦了二十公斤。

偶然知道妈妈的这段经历后,他才了解,从没在自己面前流过泪的妈妈,也曾因为姥姥与小姨的离世而如此伤痛。

心怀真善忍 不仇恨任何人

那次,秘密关押结束,陈腾妈妈被释放后,一天,妈妈接到电话,通知她去单位取回姥姥的东西。这时,妈妈听出电话那头的人,就是当初用脚猛踹姥姥的门,逼姥姥写不炼法轮功「保证书」的人。陈腾妈妈当下,心就翻腾了起来,而她的眼泪也顺著脸颊流了下来,然而,此时的陈腾妈妈不断地提醒著自己:心怀真善忍,不仇恨任何人。心怀真善忍,不仇恨任何人……。流著泪的陈腾妈妈,语气平和地在电话里与对方通话。

事后陈腾妈妈告诉朋友说,即使姥姥与小姨含冤而死,但她从没恨过、怨过任何人,这不是因为她怕什么,而是因为她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她以真、善、忍来要求自己。

妈妈的心愿:让人们知道真相

妈妈的无怨无恨,渐渐影响著陈腾。有一次,警察就来到他们租屋的楼下,她们仓促搬离。他们还曾被警察跟踪,被迫冒著大雨搬家。为了躲避警察公安的抓捕,他们住过一个地方又一个地方,四处漂泊。而陈腾每天看著被警察重点追缉的妈妈,却总是神情专注的打印资料,从不言苦。妈妈总是那么从容和坚强。

陈腾明白了,是真、善、忍信仰让妈妈变得如此坚忍与善良,让更多的人们知道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制止这场迫害,是妈妈此刻最大的心愿。

于是,正值青春期、活力充沛的陈腾,强忍著自己爱玩的心,忍受著寂寞,除非必要,陈腾不随意外出。有一回,陈腾就在屋子里整整待了半年,半年,陈腾一步都没有踏出过那个大门。因为此刻的陈腾,有了坚忍的力量。

四海为家修炼人,云游十方逍遥神。
顶天青松雪中立,同庆同祝同颂春。
陈腾被成功营救到美国。图为陈腾在抵达纽约肯尼迪(JFK)国际机场后,和参与营救他的法轮功学员合影。(明慧网)

这首诗的标题只有一个字:游,云游的游。这是陈腾十三岁时写的诗。那时,他跟随著妈妈打印真相资料,传递法轮功真相。

在流离与艰难中过了三年后,二零零四年四月,陈腾妈妈孙小梅再度被非法抓捕,陈腾从此就与妈妈分开了。那时陈腾16岁。那年的冬天,陈腾在山东,没有经济来源的他在零下十几度捡菜贩丢弃的烂菜、白菜根。但这时的陈腾,日渐成熟,已不再像三年前,因为没有妈妈,而感到恐惧害怕。

顶天青松雪中立

16岁的陈腾就像自己诗中那棵青翠的松树,他在雪中,顶天而立。

后来,陈腾跟著其他法轮功学员,过著四处为家的流离生活,持续传递著法轮功真相。陈腾说,他为能拥有一位坚持真、善、忍的母亲而感到骄傲。

更后来,陈腾辗转到了美国,而在美国陈腾也依然讲述著法轮功的真相。

在自由社会向民众传递大法福音的陈腾。(明慧网)

▌在线阅读各语种《转法轮》:https://www.falundafa.org/
▌线上免费学习班 :https://chinese.learnfalungong.com/
▌天梯书店:https://www.tiantibooks.org/

文章转载自明慧广播:一百个中国家庭的故事——顶天青松雪中立https://www.mhradio.org/showprogram/14299.html

明慧网原文:
一位少年法轮功学员的悲惨经验(图)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7/172599.html
潍坊大法小弟子:呼吁营救我母亲孙小梅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1/75266.html
母亲节的忧思——潍坊大法弟子孙小梅被绑架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12/74461.html

(本文主图片说明:明慧之窗合成;摄影:瑞士西人法轮功学员)

世局纷乱、灾异频仍、真假难辨⋯⋯
寻觅中,推开明慧之窗,为心灵充实光明与智慧。

感谢您支持明慧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