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徐上舍一家行大善 得到意外回報

清朝徐上舍一家行大善 得到意外回報

【明慧之窗記者周慧文編輯】清朝時,山陰有一位徐上舍(上舍,明清時期最高學府國子監學生的別稱),任蘇州總領,年過四十還膝下無子,很想借回鄉探視老母之際再娶一房小妾來延續香火。

當時,鄉里有個秀才某甲早亡,其妻獨自帶一雙兒女生活。秀才的弟弟某乙想霸佔嫂嫂家產,就和妻子合謀先後拐賣了嫂嫂的兒女;又聽說徐上舍打算娶妾,就偷偷為嫂嫂定下親事。

他們以找孩子為由騙嫂嫂上轎,轎子抵達徐上舍府上時,秀才妻才知受騙,悲憤交加要以死殉節,被徐上舍之妻張氏攔了下來。

徐家仁心 助義女尋回子女

秀才妻向徐家人哭訴了自己的遭遇,徐上舍表示寧可沒有兒子,也絕不逼人作妾,就去和母親商量。母親誇獎徐上舍有此義舉不愁沒有兒子,還決定認秀才妻為義女,這樣既保全她的節操,也避免她再被傷害;義女還可以陪老夫人說話解悶,眾人皆大歡喜。

一天,徐上舍在一寺廟裏偶見一個小沙彌長得像極了義妹,便向寺裏老僧詢問小沙彌的來歷。老僧嘆氣說道:「這孩子的叔叔沉湎於賭博,為了錢,將他拐騙離家,想將他賣給唱戲的。老僧看孩子可憐就買下了他。」就這樣,徐上舍找到了義妹的兒子,又經老僧指點尋回了義妹的女兒。

徐上舍的母親有了義女和孩子們的陪伴,甚是開心。而徐上舍的妻子也是同義妹相處融洽。徐上舍見家中和樂甚感安慰,就擇吉日回蘇州復職去了。徐上舍搭船渡江到杭州,路過嘉興後,將船停靠在西水驛站碼頭休息。

連續三奇夢 助恩人考取功名

晚上,徐上舍做了一個夢,夢到一老一少兩位書生,來到船上向他拜謝,年輕的書生對他說:「蒙先生保全我妻子的名節,還保全了我的子女。我們父子二人將此事稟告給天帝,上天感念先生的盛德,將授予您科舉功名,並得生貴子。」

他們叮囑徐上舍不要再去蘇州了,趕緊回杭州準備考試。

徐上舍笑著說:「考試的時候必須要寫時文(明清科舉考試制度中的一種規範文體),我根本不知時文是什麼,怎麼能中舉?」老者告訴他明天中午此處會有賣舊書的,只要將全部的書都買下來,科考的詩文題目都在上面,不用擔心考不中。徐上舍醒來雖覺奇怪也想只是一夢而已。

第二天忽起大風,船不能啟航。徐上舍沉悶無聊便上岸閑逛。見有人在賣舊書,果如夢中所示,就全部買下看了起來,心想這可能就是所謂的時文吧。既然夢境應驗,徐上舍盤算著是否掉船回杭州參加應試,但又一想:世間哪有不讀書,卻還能中舉的人呢?還是不要去了,以免被人笑話。況且鄉試要考的經文策論還不會呢。

念頭剛定,徐上舍忽然覺得困乏難支,竟然坐著就睡著了。夢中,再次見到那兩個書生,又告訴他驛西舊貨店裏有兩捆書,東頭第一本就是經文,西頭第三、四本就是策論,快去買回來。不要耽誤了自己!徐上舍醒來後按照夢境所示,他到驛西,果真買回了經策。

徐上舍醒來後按照夢境所示,果真買回了經策。(公有領域)

徐上舍購買來的書中有一卷《棘闈果報錄》,裏面講到有名應試的考生交了白卷卻能中舉的事例。徐上舍心裏雖有所動,但還是覺得難以置信。

這時他突感疲倦至極,剛睡下,那兩名書生又來了,以嚴肅的語氣說:「先生不相信,那就請先生的父親來。」話音未落,徐上舍的先父就出現了,生氣地說:「我後悔生前沒有教你讀書,如今仰仗這對父子的能力,上天賜你功名。放著現成的舉人進士不作,你這個不肖的兒子,到底想幹什麼?」

徐上舍見父親發怒,誠惶誠恐地說:「孩兒立刻回杭州,不敢再亂想了。」徐上舍從先父那裏得知,那兩名書生就是義妹的丈夫和公爹。回家後,徐上舍熟記考題。待到考試時,果然所有題目都如夢中所示,絲毫不差,徐上舍高中。

拐賣侄子、侄女又霸佔嫂嫂家產的某乙夫婦,趁徐上舍不在家,以繼承宗祀為由索要哥哥的子女,在徐家大吵大鬧。這天又來攪鬧,還沒進入大門,忽然一陣雷電交加,將二人提到街市中心面對面跪在地上,遭雷劈身亡,整個身體都像黑炭一般。

徐家人幫著秀才妻到縣衙申訴,取回了應有的家產。

中舉任知縣 夫人生五子

徐上舍第二年會試,再次考中,出任一方知縣。後來張氏為其連生五子,也都考取了功名。

清朝坐花主人汪道鼎評論道:「不會寫文章的人,參加科舉考試,還能榜上有名,按照一般的常理,實在不可能,但事實竟這樣發生了。難道這不是在常理之外行大善,從而得到上天賜予的意外回報嗎?!」

(故事據《坐花志果・陰騭兩榜》整理)

【關聯文章】
德行典範

明慧網原文:
明慧期刊:金種子(第二三期)  https://qikan.minghui.org/qikan.aspx?id=190423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