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悲哀!《不堪回首》一文   揭露多起命案

人类的悲哀!《不堪回首》一文 揭露多起命案

文/一言(明慧之窗记者赵冬雪编辑)

一九四五年,德国著名神学家马丁・尼莫拉牧师写下一首忏悔诗《我没有说话》(也称《起初他们》)。一战时,尼莫拉曾是德意志帝国海军潜舰军官。阿道夫・希特勒掌权前,他曾是希特勒的支持者。战争结束后,他开始研读神学,一九二四年成为一名牧师。

一九三三年到一九三七年期间,在上层人士的保护下,尼莫拉多次发表言论,希望教会与政治脱钩,并反对宣扬德国人美德的所谓「积极的基督教」。一九三七年他被捕入狱,曾流转于萨克森豪森(Sachsenhausen or Sachsenhausen-Oranienburg)和达豪(Dachau)集中营,在战争结束前差点被处死。

达豪集中营是纳粹德国三大中心集中营之一,也是纳粹建立的最早的集中营。战后,尼莫拉致力于推动和平发展和对话沟通。尽管《我没有说话》这首诗歌尼莫拉写的是自己,但的确引起了很多世人反思自己: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
接著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
此后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不是工会成员,我继续不说话;
再后来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不说话;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那时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

揭露兰州监狱的重重黑幕

近日,明慧网上刊登了《在那些不堪回首的日子里》这篇大约一万六千字的长文,揭露了兰州监狱的许多黑幕。文章作者李文明是一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非法关押长达二十一年半,受尽非人折磨、酷刑摧残和人格侮辱,最终靠大法的加持、善良人的鼓励和修炼人的坚定意志,于二零二一年八月走出了冤狱。

李文明在被非法关押的二十一年半的时间里,被单位开除公职,房子被拆,家具不知去向。目前只得在外租住。他的妻子肖彦红也曾被迫害,后来在巨大压力下被迫离婚,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被拆散。李文明本来可以领到二十二个月的失业救济金,但兰州市社保局却重重刁难,不予申领。他的低保也无著落。

文章提到了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信息:

(1)二零零五年五月的姚宝荣之死不许悼念;

(2)二零零一年一月底,天安门自焚伪案在劳教所播出后,六十岁的钱世光在劳教所里被打得脸部变形,最后在龚家湾洗脑班被迫害致死。

(3)宋延昭在兰州狱中被打得脸部变形,五根肋骨被打成骨折。警察却要求他每天出工时拉上架子车,架子车上坐有四、五个病号,一直要拉到地里。狱警把肋骨严重骨折的宋延昭掀翻在地,用手在宋延昭骨折的部位使劲挤压,致使宋延昭发出撕心裂肺般痛苦的叫声,并声称这是给受害者做「按摩」。

宋延昭被迫害致死后,警察马武被免去大队长职务,但仍调到二大队任副大队长。五大队的教导员也只是被调往其它大队而已。迫害者康士成不再猖狂,迫害者王文昌去了劳务点带劳务,包平从大棚的墙上摔下,把腿摔断,算是遭了一点报应。但是,杀人不偿命、不判刑吗?

(4)王有江在兰州监狱五监区遭到原大队长张海军、原教导员王国臣的残酷迫害,致使王有江中风后出现偏瘫,失去了生命。

据文章作者李文明掌握的信息,仅二零二零年一年,兰州监狱犯人由于生病得不到治疗,病死的多达二十多人。十监区从二零一九年到二零二零年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就死了三人,两人死在了监狱,一人送到新桥监狱(「康泰」医院)不到一周便死了。

其中,王星云是患「胆管结石」不给医治,活活疼死的。直到临死的那一天,他还被要求跟著大队出工,由两人扶著走,晚上收工回监舍,死在了监舍里。郗星武是患胃癌不给医治,直到癌细胞扩散,送到「康泰」医院,不到一周便死了。

再有,冉鸿举患心脏病,多日不给治疗,等他不行的时候,才开出外诊单,送「康泰」医院准备「治疗」,可未等出监狱大门,人就死了。

李文明说,兰州监狱有一个造假推卸责任的惯例,就是在被关押者死了之后,才给死者挂上吊针、插上氧气,摆出一副抢救无效而死亡的假相,或挂上吊针、插上氧气、送上车,装出往「康泰」医院(即新桥监狱)送的样子。

中共与国际社会钱权交易

这都是一桩又一桩人命案。作者李文明所经历和见证的酷刑本文暂且不提,单说这些人命案的直接制造者,为何不依法严惩?是中国没有法律呢?还是中共人员被授予了草菅人命、不受法律和道德监管的特权?

之前有报导揭露,江泽民为了达到「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的目标,曾多次下令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杀无赦」。现在江泽民本人都死了,它的邪恶授权何以在中国大陆这片土地上仍保持著效力?这很说明问题,因为这种政策的实施并非个别现象,也不只针对法轮功,只是对法轮功最甚。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所采取的全员监视居住、收买、恐吓,关入劳教所、洗脑班、监狱等等一整套「成功经验」,后来也被用于新疆的维吾尔人群和内地敢于上访维权的人群。国际社会方方面面刻意回避法轮功问题,是中共钱权交易的结果。

马龙死亡案

二零二三年九月二十七日,隶属于上海报业集团的澎湃社报导了一起狱内杀人、焚尸灭迹案件:

二零二三年八月二十九日,大陆甘肃景泰县法院审理了一起重刑犯人死于狱中的案件。并公布了马龙死亡当晚监狱与家属签订的协议书影印件。

据澎湃社,死者名叫马龙,甘肃定西人,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死于兰州监狱。事发当天下午,四名涉事狱警统一口径,称马龙从凳子上摔落,不治身亡。马龙的尸体被匆匆火化,监狱以补偿六万元的方式与家属私了。

澎湃社说,马龙死后的十年间,不断有知情人联系马龙家属,称马龙在狱中被殴打身亡。在家属的控告下,兰州监狱方面的调查结果均为「正常死亡」,直到二零二三年最高检异地立案重查,四名狱警才承认了曾用橡胶棒和电警棍殴打马龙,直到马龙呼之不应时才将其送医。

站在被告席上,四名狱警供述了过去十年编造谎言、隐瞒马龙死因的经过。

澎湃社是中共外宣的一部份,受中共控制。无论其报导的马龙死亡案件的背后内幕是甚么,无论其所公布的信息中虚实真假各占多少,此文透露了一些真实信息,这一点是肯定的。

马龙死亡案不是法轮功案件,却也不得不经历了十年时间,才曝光于世。而至少五千名已确认了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被迫害致死的案例,二十四年来,却无任何一名施害者被依法严惩、杀人偿命,也几乎无任何第三方媒体敢于调查和曝光。

这种道德危机和广泛漠视生命的社会现象,不仅是兰州监狱等各地监狱的罪恶、中国人的悲哀,也是世界和人类的悲哀。

中共发动的迫害法轮功运动,已持续二十四年。这是一场群体灭绝运动。这场群体灭绝运动,通过宣扬「天安门自焚」伪案,以及从中央到街道居委会,从政府机构到大中小学校,从公司到医院,从政法委到法庭监狱、洗脑班,都执行六一零办公室下达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政策,得到了让中国人或三缄其口或推波助澜、或歧视或仇视法轮功人群的恶劣效果。

结语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中共统治全球的野心,在疫情后的这三四年,大家逐渐有目共睹了:中共对海外的全面渗透,包括对美国政要,美国经济、教育、各行业重要从业人员的渗透与收买,近来透过FBI的一系列搜捕行动,逐渐进入大众的视野。

中共大外宣渲染的「一带一路」表面光鲜靓丽、含情脉脉,背后实质的黑幕和恶意已逐渐掩盖不住;中国的老粉红、小粉红的思想观念和道德人品,国际社会也越来越不陌生。经济衰退的大环境,正在给人类一个回归理性、重新认识中共、重新认识世界的机会。

希望中国大陆和国际社会的良心人士,能勇敢地拋开中共灌输的那一套谎言宣传,从正面理性地了解法轮功真相,帮助结束这场始于一九九九年的现代群体灭绝罪恶。

▌《九评共产党》在线阅读:https://www.tuidang.org/9ping/
▌「天安门自焚」真相:https://package.minghui.org/mh/packages/zifen/
▌三退自救:https://www.tuidang.org/

【关联文章】
在那些不堪回首的日子里(上)
在那些不堪回首的日子里(下)

【延伸阅读】
79岁枉判11年半 善良老人刘殿元被迫害致死
一百个中国家庭的故事一一摁下圆圆的红指印 延续了善良
泪眼过年 冤案悲伤知多少?
长春插播事件特稿:进入细微的电波

明慧网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4/3/3/《不堪回首》一文--揭出多起人命案-473821.html

(本文主图来源:Pexels)

世局纷乱、灾异频仍、真假难辨⋯⋯
寻觅中,访问明慧之窗,让光明与智慧注入心田。

感谢您支持明慧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