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的智慧和代價:音樂天才和發明家的故事

拒絕的智慧和代價:音樂天才和發明家的故事

【明慧之窗記者周慧文綜合編輯】西班牙大提琴家卡薩爾斯(本文主圖)是一位音樂天才,他書寫了大提琴歷史,創建了一套新的指法,讓大提琴再度和巴赫(西方音樂之父)的樂譜呼應,給了大提琴這項樂器全新的生命。然而他靠的不只是音樂天才,更重要應該是一種難得的「拒絕的智慧」!

做生意就是為了賺錢,但有人卻反其道而行:回絕了高達6,000萬美元的重金。這個價值六千萬的「拒絕」誰做出的呢?他是美國加州硅谷的發明家傑弗瑞・範・米德爾布魯克(Jeffrey Van Middlebrook)先生。

一起來看這兩個令人肅然起敬的故事。

拒絕的智慧

卡薩爾斯十歲時,已經彈完巴赫《十二平均律》中的四十八首前奏曲與賦格曲。十五歲時,他在王宮演奏,贏得西班牙皇太后贈予的兩年獎學金,並可一邊念馬德里音樂學院,一邊隨時進出皇宮。

可是卡薩爾斯拒絕了皇宮奢華生活的誘惑,前往比利時布魯塞爾,去找聲名最高的大提琴教授約克伯。然而面試時約克伯態度高傲、歧視、無禮,雖然最終他願意提供一年獎學金讓卡薩爾斯留下來當他的學生,可卡薩爾斯卻拒絕了他。

這下惹惱了西班牙王室,卡薩爾斯索性連西班牙王室的資助一併拒絕了,寧可到巴黎過貧困的生活。

一九三六年,佛朗哥在西班牙建立法西斯政權,卡薩爾斯又堅決拒絕了西班牙。接著,他拒絕對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統治的德國、意大利演奏;拒絕到與佛朗哥建交的英國演奏;一九五零年,美國承認西班牙佛朗哥政府,卡薩爾斯貫徹原則,從此拒絕到美國。

沒有人像卡薩爾斯有那麼輝煌的「拒絕」記錄,那麼卡薩爾斯能到哪裏演奏呢?他就在比利牛斯山上荒涼的小鎮舉辦自己的音樂節,而世界一流的音樂家全都爭相參加。

透過「拒絕」,他建立了一種不受現實利益左右的高貴尊嚴、人道、自由信念、恪守原則,這種尊嚴貫穿在他的音樂裏,使得他演奏的巴赫作品,有一股其他音樂家不具有的果決與骨氣,獨一無二。

一個價值6000萬美金的拒絕

加州發明家米德爾布魯克擁有一項綠色發明,可將燃燒排放的廢氣通過多層級的分離、液化,可二次回收成為工業原料,最重要的效應是可減少空氣污染。

於是從二零一一年開始,中共派出政府人員與科學家代表團與他接觸洽談。二零一二年初,中共提出了合作方案:總額6,000萬美元,包括研發經費和設備人員等。二零一二年五月,一切談妥,米德爾布魯克和生意夥伴訂於二零一二年九月前往中國大陸。

然而,就在啟程的前夕,一個特別原因讓發明家完全放棄了與中共政府的合作方案,那就是令他震驚的「活摘器官」。當米德爾布魯克從《大紀元時報》讀到了發生在中國有數以萬計的良心犯,尤其是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除器官販賣牟利的消息時,「良心開始強烈掙扎」,他說:「我不能拿這些錢,因為這等同於取用人的血……,我更不能以這樣的方式出賣我的技術而得利。」

有朋友問發明家:「為甚麼你就不能拿了錢,然後開發這一技術來讓全世界得益,用這些(不乾淨)錢來造福世界?」他回答:「用他們的錢就是拿沾血的錢。如果他們在活摘人體器官,這個政府的最高層都是有分的,因為我無法相信他們會沒有關係。我不能在知道這個政府如此取人性命的同時,還去拿這筆錢,我實在做不到!」

對於這6,000萬美金的代價,發明家並不覺可惜,反倒是喊話各國政府及大公司、跨國企業等團體,他們才是最需要根據道德而非經濟因素做利害關係決定的人。

米德爾布魯克一再表示:「即使我的發明和技術不能實現,但我能夠正視鏡中的自己,因為我沒有從一個屠殺人民的政府那裏拿一分沾血的錢。」

在拜金的年代,米德爾布魯克證明了不是所有的人都會為追求金錢而忘乎所以。

發明家沒有出賣自己的良心,他能夠正視鏡中的自己,也讓人們對他致上敬重的注目禮。

米德爾布魯克一再表示:「即使我的發明和技術不能實現,但我能夠正視鏡中的自己,因為我沒有從一個屠殺人民的政府那裏拿一分沾血的錢。」(明慧網)

【延伸閲讀專輯】
德行典範
兒童教育
慧眼識魔
茶餘夜話
珍惜人生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9/明慧週報(海外版,第三一五期)-275100.html

(本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