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的力量:一言興邦 一言喪邦

語言的力量:一言興邦 一言喪邦

文/唐風(明慧之窗記者心篤編輯)

「一言興邦」、「一言喪邦」可說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成語,出自於《論語》子路篇,內容是中國春秋時期魯定公和孔子之間的問答,這段對話很精采,我們一起來看看。

魯定公問:「一句話就可以使國家興旺,有這樣的話嗎?」孔子回答說:「話不可以這樣說啊,但也差不多。人們說:『做國君很艱難, 做臣下也不易。』如果國君真能知道做國君的艱難,那麼所說的話更為國家、老百姓著想,這樣不就等於一句話可以使國家興盛了嗎?」

魯定公又問:「一句話就可以使國家滅亡,有這樣的話嗎?」孔子回答說:「話不可以這樣說啊,但也差不多。有的君主說:『我做國君沒有別的快樂,只是我說甚麼話都沒有人敢違抗我。』如果君主的話正確,那很好;如果他的話不對卻沒人敢反抗,這樣不就等於一句話可以亡國了嗎?」

孔子認為,如果君主知道「為君難」,出言必會謹慎,如履薄冰;知道「為臣不易」,就會禮遇臣下,虛懷納諫,而不會暴戾橫行。這樣,君臣同心,國家有治,就等於「一言興邦」。

反之,如果君主剛愎自用,獨裁專制,若是他說得對也就罷了;若是說得不對,卻沒人敢提出反對意見,臣子們投其所好,阿諛奉迎,而直臣進諫則忠言逆耳難聽得進去,那麼最終就要自食惡果,就等於「一言喪邦」。

可見語言對別人的影響有多麼的大,決策者的言行關係到國家興亡,更是不可不慎。以下介紹歷史上有名的兩位君主,他們是否謙虛納諫關係到一個朝代的存亡與盛衰。

隋煬帝不聽勸諫 一言而喪邦

隋煬帝楊廣是歷史上經常被後人引為殷鑑的亡國暴君之一,他同商紂王頗有雷同,天資過人,絕非昏庸之輩。但是他恃才矜己,傲慢自大,從不聽人勸諫,短短十四年就斷送了隋文帝克勤克儉、勵精圖治開創的經濟繁榮、政治穩定統一的河山基業。

他曾經公開對管理皇家圖書經籍的虞世南說:「我生性不喜人勸諫。如果是達官,還想進諫以求官,我更不能饒他。如果卑賤士人,我還可以饒他,但絕不讓他出人頭地。」甚至還說:「有諫我者,當時不殺,後必殺之。」

隋煬帝即位不久,就倚仗他父親節儉勤政創下的基業,大興土木,賞賜無度,追求享樂,四處遊玩。一些忠直大臣都擔心這樣下去將不利於隋朝的長治久安,紛紛勸諫或議論,希望他改正過來,但卻都遭到隋煬帝的誅殺。

大業三年, 煬帝下詔收集北齊、北周故樂人及天下散樂,太常卿高穎勸諫說:「此樂久廢,現在要徵集,恐怕那些沒有見識的人會放棄原來的正宗而追逐這些末流,相互教習傳播開來。」煬帝聽了很不高興。

為了向突厥啟民可汗炫耀富有,煬帝令人製造可容納數千人的大帳,在帳內設宴款待啟民可汗及其部落人眾,又賞賜啟民帛二十萬段。煬帝還下詔徵調丁男百餘萬修築長城,尚書左僕射蘇威直言勸諫,煬帝不聽;有幾位開國元勛極力勸諫,煬帝非但不反省自己,反而把他們扣上誹謗朝政的罪名全部處死。

隋煬帝-楊廣
隋煬帝楊廣。(公有領域)

大業十二年,隋煬帝的暴政已激起天怒人怨,農民起義的烈火在四處燃燒,可是竟無人敢向煬帝講真話。

在煬帝問起「盜賊」情況時,宰相蘇威不願意說假話,就將身體隱藏在廊柱後面,不敢讓煬帝看到。煬帝特地叫他來問,他只好回答:「我不主管這些,不清楚有多少,只擔心賊眾離我們越來越近。」煬帝問他是甚麼意思,蘇威說:「他日賊佔據長白山,現在已近在汜水。」煬帝聽了很不高興,後來找茬將蘇威削職為民。

就是在這種形勢下,煬帝還打算從洛陽到江都去遊玩。右侯衛大將軍趙才勸諫說:「如今百姓疲勞,府藏空竭,盜賊蜂起,禁令不行,希望陛下回京城,安定黎民百姓。」煬帝勃然大怒,將趙才逮捕下獄。

小官建節尉任宗上書極諫,當天就被杖殺在朝堂上;小官奉信郎崔民象以盜賊充斥,於建國門上表勸諫不宜巡幸,煬帝怒,先卸了他的下巴,然後殺掉。

煬帝一行走到汜水,奉信郎王愛仁又上表請示回京城長安,煬帝殺掉他後繼續前走。到了梁郡,郡上有人攔住車駕上書說:「陛下若是去了江都,天下就不再是陛下所有了!」煬帝又將來人殺掉。

當時大官不敢勸諫,小官又被殺,最後是無官的百姓來勸諫。而隋煬帝則是來一個殺一個,毫不手軟。

大臣虞世基知道煬帝不喜歡聽到農民起義的消息,所以看到這方面的報告,便「仰損表狀,不以實聞」,也就是非但不諫,而且還瞞報戰況實情,置煬帝於無知無覺中。

東都的越王楊侗被農民起義中最強的瓦崗軍攻得招架不住,派人到江都向煬帝告急求援,反而被認為是誑騙聖上;有個宮女向煬帝報告:「外聞人人欲反。」 煬帝竟令將她殺死。宿衛禁軍也偶爾談起這些情況,蕭皇后明知是實情,也不得不說:「天下事一朝至此,勢已然,無可救也。何用言之,徒令帝憂煩耳。」從此無人再提及這方面的事情了。

不久,武將宇文化及等人發動政變,將隋煬帝勒死在江都宮中,隋朝隨之滅亡。但煬帝至死也沒有反思已過,當反叛他的親信馬文舉等要殺他時,他還問:「我有何罪,該當如此?」馬文舉說:「你置宗廟於不顧,輕動干戈,遊玩不息,窮奢極侈,荒淫無度,專任奸邪,拒聽忠言。使得丁壯死在戰場,女弱填入溝壑,萬民失業,變亂四起,你還能說沒有罪嗎?」

隋煬帝嘆道:「我確實對不住老百姓,可是你們跟著我享盡榮華富貴,我沒有對不住你們,為何還要造反?」叛軍首領司馬德勘說:「天下同怨,何止一人!」隋煬帝怕被殺頭,便從身上解下一條絹帶遞給他,讓他把自己活活勒死了,死時年僅五十歲。

唐太宗謙虛納諫 一言而興邦

唐高祖李淵認為「周、隋之季,忠臣結舌,一言喪邦,諒足深誡。」唐太宗更是深以隋煬帝拒諫飾非為鑑,他曾經對大臣說:「我讀《隋煬帝集》,文辭深奧博大,隋煬帝也知道讚揚堯、舜,批評桀、紂,為甚麼做事卻不是這樣呢!」

魏徵回答說:「自古以來,人君難為,只因為出言即成善惡。如果人君出言後能聽一聽臣下對自己過錯的勸諫,國家就會興盛;若出言後只想讓人服從,國家就會滅亡。」

他接著說:「古人云:『一言可以興邦,一言可以喪邦。』所以即使是聖人,也應該謙虛接受別人的意見。這樣,智慧的人會獻出自己的謀略,勇敢的人也會竭盡全力。隋煬帝仰仗自己有才,十分驕橫和自以為是,說的是堯、舜的話,做的卻是桀、紂的事,還不自覺,最後導致滅亡。」
TangTaizong.jpg
唐太宗李世民。(公有領域)

太宗說:「這些事情才過去沒多久,我們得記住其中的教訓。」

為了了解施政的得失,及時改過遷善,唐太宗鼓勵臣下進諫,擴大諫官職權,要求凡詔令不妥須當奏明,不得阿附曲從。比如喜歡直諫的魏徵,雖然原是太子李建成的僚屬,但唐太宗卻不計前嫌,任他為諫官,允許直接詢問政事得失,而且愛護備至。

魏徵曾上疏數十直陳其過,太宗均虛心納諫、擇善而從,許多臣子也因為敢於直諫而被嘉獎賞賜或委以重任。唐太宗以人為鏡匡正自身言行的坦蕩胸懷,群臣不避逆鱗直言敢諫,這無疑是貞觀之治出現的重要原因之一。

結語

唐太宗明曉聖人之言的深刻內涵,以博大胸懷從諫如流,大臣們也多能直言極諫,壯觀恢宏的盛唐得以出現,將華夏文明推向頂峰,賢臣良相和千古一帝都青史留名,堪為一言興邦的典範。

而隋煬帝恃才自傲,不修明德,橫徵暴斂,致使民怨沸騰卻閉目塞聽,不但拒聽良言,而且殘殺進諫忠良,最後身死國喪,可悲可嘆。

歷史流轉不定,中共建黨建政後,鉗制言論讓人人噤若寒蟬,不敢對中共所言所行提出質疑,導致發生了大饑荒等餓死數千萬人的大災難,殘害中國人的程度遠遠超過中華歷史上的各朝代。

不僅於此,近年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不但徹底踐踏了中國的司法系統,更使中國事實上淪為中共利益集團掌控下的國家恐怖主義與黑社會主義;同時使很多人良知、道德淪喪殆盡,整個國家陷入毫無法制,毫無正義,也毫無道德底線的無序狀態,把國家拖入面臨內亂崩潰的邊緣。

二十多年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不但徹底踐踏了中國的司法系統,同時使很多人良知、道德淪喪殆盡,把國家拖入面臨內亂崩潰的邊緣。(明慧網)

中共擅長以謊言掩蓋真相,以製造恐怖鉗制言論,對人民的傷害比「周、隋之晚」有過之而無不及。當今獲罪於天的中共大廈將傾,迫害者必遭清算,望明智者以史為鑑,快尋真相,兼聽則明,在即將到來的劫難中平安度過。

【延伸閱讀】
【720評論】江澤民成爲迫害元凶之路
明慧電子書《新冠疫劫》— 探索真相 做好準備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5/文史漫談-一言興邦,一言喪邦-255208.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