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暴制惡釀苦果 以德報怨修善果

以暴制惡釀苦果 以德報怨修善果

文/鑫韻(中國大陸)(明慧之窗記者郁欣編輯)

高國波十八歲嫁人,兩年就離婚;第二任丈夫在他們結婚半年又橫死。後來她母親因為人家給一袋麵,就把二十四歲的高國波嫁給了第三任丈夫,一個山東「跑腿子」,比高國波大十多歲。

那老山東不知道疼人,倆口子總打架。後來他做了正常人不該做的事,兩人更是水火不容。一九九一年,馬上要過年了,倆人又打了起來,高國波一氣之下,用砸木耳段的鐵鎚子砸死了「老山東」。後來高國波投案自首,被判死緩,那年她剛三十歲。

出了名的惡人

一九九二年三月,高國波被送到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那時警察如狼似虎,張嘴就罵,抬手就打,從不把犯人當人。犯人每天吃著窩頭,無日無夜地幹活。

還好高國波有個靈巧勁,別人幹不了的活她能幹,所以警察有時也縱容她的惡習。原來八歲就抽煙的高國波,在監獄煙癮上來時,沒錢買,就撿別人的煙屁股,蹲廁所偷偷抽;還有一回,把被罩賣了換煙抽。她也喝酒,六、七兩白酒下肚,暈乎乎的,啥也不想了。

高國波聰明愛學習,可只上了小學二年級就輟學了。她在監獄閒下來就自己看字典,認得不少字。她沒事就學毛澤東選集,可越學越惡。當時高國波就想:「這種地方,不欺負別人就得被欺負,就得『鬥爭』嘛。」

在女監,高國波罵人是出了名。有一次因為一點小事,她罵了一整天,把人家氣休克了。監區誰不知道高國波惡、脾氣大?有一回,兩個年輕的犯人上廁所,一見她在裏面,轉身就跑著說:「狼啊!」

到了一九九八年,高國波已經從死緩改判無期,又從無期改為有期十九年。可三十七歲的高國波卻一身病:心臟也壞了,動不動偷停;還有腦動脈硬化、胃病、毛囊炎、過敏性皮膚炎。她雖然工作好,在監獄工作是白幹,要治病得自己花錢,可高國波沒錢吶。能不能出監,高國波自己心裏都沒底,因為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那時候。

從「惡狼」變成「綿羊」

當時病號監區有人煉法輪功,和高國波關係不錯的鄭桂芹、劉文英,都說煉了身體非常見效。高國波跟著就煉上了,身體馬上就好了。就說毛囊炎吧,原來身上爛的一塊一塊,一開始煉功,傷口一天比一天小,二十七天頭上,創口都封口長平了,真神奇。

高國波老鄉也想學法輪功,找到獄警說:「我想學法輪功,不識字,想調到高國波監區,跟她一起學。」當時警察也支持她們學法輪功,真給調來了。高國波在監區就帶著幾個不識字的人一起學法煉功。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讓犯人做服裝,早晨五點去車間。那時候,監獄加班,加小班到晚上十點,大班就是十二點,加班回來,幾個煉法輪功的先讀一個小時《轉法輪》法輪功師父指導學員修煉的主要著作),再煉會兒功,所以也睡不多會兒。

因為整個工作坊就只一本《轉法輪》,高國波學法煉功完還抄法二小時,用兩個多月抄了一本手抄本《轉法輪》,洗漱都捨不得那功夫,脖子印,手臂彎都帶泥。可再忙高國波從來不耽誤幹活,用心幹,不漏檢,保質保量。一天忙到晚,渾身是勁,也不知道累。一九九九年,她獲得一年八個月減刑。

高國波修大法後,煙,戒了;酒,不喝了;不打人罵人了。那時高國波就想啊:「早學法,說什麼也不能殺人,不能犯罪,不能害人害己。」因為過去的高國波不知道甚麼是好?甚麼是壞?現在法輪功師父告訴她怎麼做個好人,而且要做比好人更好的人了。警察都說:「法輪功把高國波變成跟綿羊似的。」

當時誰身體不好,誰難管理,警察就勸:你學法輪功吧;監獄就有百來人學法輪功的。隊長幹事都支持犯人學法輪功,警察劉黎明也學法輪功,公安廳的處長李德忠也學法輪功,李處長聽說這裏缺經書,就給大家送來了《轉法輪》,讓學的人每人一本。獲得寶書,高國波她們那個高興啊!

獲得寶書,高國波她們那個高興啊!

風雲突變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北京萬人上訪發生後,轉風向了,監獄就跟著江澤民搞迫害。那天大夥兒從車間回監舍,一群人圍著電視看,見高國波一進屋就喊:「高國波,演法輪功了。」高國波湊過去一看:「這電視說的甚麼胡話?上綱上線扣帽子。」她就招呼幾個同修:「聽它那幹啥?走,咱們煉功去。」

第二天,監獄幹部就找高國波,說政府不讓煉了,你們統統得寫保證,不能煉了。高國波就寫:「政府是政府,我是我,法輪功好,我自己知道,法輪功我一定要煉到底。」當時一監區幾個煉法輪功的都說還得煉。當時獄政科科長肖林臉一拉,說「給臉不要臉」,瞅了一眼獄警陶丹丹說:「你看著辦吧!」陶丹丹上來就挨個扇嘴巴:「不讓學偏學,還學不學?不能再慣你們!」

備受酷刑 不改初心

從那以後,誰要學法、煉功、不寫保證書都要挨打、押小號,放出來、再關,還煉再關。獄政科還弄了幾十個犯人看著她們。二零零零年大年初九,就把還說要煉的高國波她們關起來,她們不吃飯抗議,第六天被灌食,拿大鐵鉗子撬嘴,李長雲的牙齒都掰掉了,高國波嘴里皮也刮掉了,滿脖子都是糊粥,滿地是吐出來的血。

她們不吃飯抗議,第六天被灌食,高國波嘴里皮被刮掉了,滿脖子都是糊粥,滿地是吐出來的血。

一年後,天安門自焚假新聞出來,獄警非得讓高國波她們看,她們不看,一監區加上三監區及七監區的幾名學員一起煉功抗議,結果被關小號,小號沒有床,冬天沒有暖氣,陰冷陰冷,鞋子被扒了,襪子也扒了;還戴手銬鎖地環。

燒開水撒把玉米麵,稀裡晃蕩的,每天給她們一大勺,一天就一頓。第三天加一個牛眼睛大的小窩窩頭,整整餓了七十二天,餓的高國波她們一個個脖子都抬不起來,手銬在地環上,都耷拉著頭。後來不餓高國波她們了,開始「撐」:做四個菜,用大海碗裝飯,打著、逼著必須吃完,撐得嘔嘔直吐。

從二零零一年,一直斷斷續續地關她們到二零零二年過年才放出來,說是要「倒地方」,聽說外邊有四百多位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在看守所等著送進來了。原來當時外邊的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許多被抓、被勞動、被判刑。監獄煉法輪功的警察劉黎明,也因為上訪被開除了。那時一撥一撥地往監獄裏送法輪功學員。

打也罷、凍也罷、餓也罷、撐也罷,想盡辦法折磨人,不就逼高國波她們不煉法輪功嗎!但這不起作用。高國波說:「我已經轉成修真、善、忍的好人了,江澤民讓我『轉化』,轉哪去?轉成背叛師父的壞蛋?我不願意,誰說啥都沒用!」

打也罷、凍也罷、餓也罷、撐也罷,想盡辦法折磨人,但對高國波不起作用。

高國波本該二零零八年出監,卻因為不寫保證,幹活再多再好不給分,不但不上報不減刑,還被多關了六年。從本該刑期滿的那年之後,高國波就不工作了;因為殺人伏法,她認這個理;但因為做好人而坐牢,她不認這歪理。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七號,被多關六年的高國波挺胸抬頭走出監獄,一九九二年入獄時又瘦又黑、眼神怨恨的高國波,出獄時皮膚細膩白皙,變得平和樂觀,頗有氣質。

修煉法輪大法是一條她真正想找的、永遠不放棄的路,她在這條路上獲得了重生。

▌在線閱讀各語種《轉法輪》:https://www.falundafa.org/
▌線上免費學習班 :https://chinese.learnfalungong.com/
▌天梯書店:https://www.tiantibooks.org/

【關聯文章】
尋找生活希望的故事

【延伸閲讀】
回顧歷史 為何正信之光總能穿越黑暗?
【5.13徵文】珍貴的生日禮物:一包方便麵
滾滾汶河水的見證:陰霾下對真善忍的堅守
【5.13徵文】看守所一百餘人棄惡從善的故事
【5.13徵文】黑道大哥痛改前非 十六年牢獄親歷神奇

【延伸閲讀專輯】
尋找生命意義的故事
幸福家庭系列
幸福婚姻秘訣
冥冥之中有定數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22/以暴制惡釀苦果-以德報怨修佛果-324365.html

(本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訪問明慧之窗,讓光明與智慧注入心田。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