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徵文】25年修煉路 從青澀大學生步入中年

【5.13徵文】25年修煉路 從青澀大學生步入中年

文/清菡(明慧之窗記者柳青陽編輯)

在看到媽媽的心臟病因為修煉法輪大法痊癒後,我跟著媽媽一起參加了一場法輪大法修煉者的心得交流會。我在交流會現場感受到祥和慈悲的能量場,更被一個個神奇、感人的經歷深深打動,從而走入修煉,那一年是一九九九年,我十九歲。

體驗神奇能量場 支氣管炎痊癒

那年我讀大學二年級。在跟媽媽一起參加完心得交流會的第二天一早,我就隨媽媽去法輪功的煉功點煉功了。神奇的是,才第一天煉功,我就體驗到了能量場。

當時我還不能雙盤,只能單盤。打坐到半個小時的時候,我突然感到呼吸困難,越來越喘不上來氣,我就問一旁的媽媽怎麼辦?媽媽鼓勵我說,「這是正在調整身體呢,沒事。如果妳擔心,把腿拿下來就好了。」我心想,昨天交流會上同修的經歷那麼神奇,我要是不把腿拿下來,會怎麼樣呢?

於是我儘量讓自己平靜下來,閉上眼睛靜靜地打坐。就這樣過了一會,我的呼吸開始慢慢恢復,一種祥和的場逐漸罩住了我的全身,這種感受越來越強,是那麼的美妙。

後來當我讀法輪功的書籍《轉法輪》時,我才知道,這就是能量場啊!整個場持續了大概五分鐘,我整個人舒服極了,而我常年的支氣管炎就這樣消失了。煉完功我激動地見人就說,法輪功太神奇了,我體驗到了。

北京上訪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對法輪功弟子的瘋狂迫害,一天我打開電視一看,都是鋪天蓋地的謊言和對法輪功師父的污衊造謠,我抱著《轉法輪》失聲痛哭,怎麼可以這樣污衊我們的師父?!

為了說句公道話,二零零零年我和媽媽去北京上訪,我們原本準備去中南海信訪辦,但聽說去那裏不讓說話就直接被抓走了。我們心想,我們也不是來給你抓的,於是我們就到了央視,準備找焦點訪談的主持人,告知他們在電視上說的都是造謠和謊言。可是,到了那裏一看,接待大廳只有一個小小的窗口接受材料,無法見到主持人和節目製作人。

正當我們坐在大廳外的花壇旁不知該怎麼辦時,不知何時,一個大爺坐到了我們身邊,問我們是不是要上訪。我們說是的,我們是來給法輪功上訪的。他說:「妳們回去吧,沒用的,昨天就有一個和妳差不多大的女孩給法輪功上訪,被拖走了,被打得很慘。妳要是被抓了,大學就畢不了業了。」

這位大爺自稱是北京法院的法官,自己也曾多次遭受中共迫害,深知中共的邪惡。我們告訴他,我們不會回去的。大爺看我們心意堅決,就告訴我們北京有好幾個信訪辦,如何去,甚麼流程可以見到部門的負責人。他已經告訴過好幾位法輪功學員信訪辦怎麼走了。

我們非常感激這位大爺,臨行前,我們將隨身帶的《轉法輪》送給了大爺。大爺雙手將《轉法輪》高舉至頭頂,激動地說:「感謝妳們送給了我一本天書!」

我們隨後跟著大爺到了附近一個空曠的廣場旁,大爺將我們送上去信訪辦的公共汽車。我們按照大爺告知的上訪方式,順利講了真相。

身陷囹圄

二零零三年,我和幾位當地同修在參與電視插播項目時,因特務陷害,被抓捕,身陷牢獄。我深知,參與插播的大法弟子都被迫害得很嚴重。在收到起訴書的那一刻,我真切感受到,這場迫害是如此殘酷。我躺在木板床上,渾身冰涼,我彷彿感覺自己的生命將要終結在那一刻了,那年我二十四歲。

當時我真的問過自己,要不要放棄?就在那一刻,我心底有個聲音告訴我,我不可能放棄法輪大法,對我而言,這不僅僅是信仰或教我做好人,這就是生命的真正意義。我如果放棄了,我的餘生都會在痛悔中度過,我不可能放棄。那一刻我才知道,我會像其他堅定的法輪大法弟子一樣,堅修大法。

一年後我順利走出這個迫害人的魔窟,並在家人的幫助下,二零零四年我來到海外。

中共公安:一定要向法輪功說聲「對不起」

幸運的是,我從二零零六年神韻藝術團的第一年巡演起,就開始參與協助相關的報導至今。身為一名直接接觸觀眾的記者,每場報導,我都會被神韻演出和觀眾的反饋感動很多次。

在眾多的觀眾中,有一位觀眾讓我記憶猶新。那是神韻剛剛開始演出的早些年,在演出的中場休息時,我在走廊上看到一位看似來自中國大陸的年輕男子,便上前詢問是否可以接受採訪。

這位男子告訴我,他就是專門帶兒子來看神韻,希望透過演出能告訴他的孩子甚麼是真正的中國傳統文化。

這位男子告訴我,他就是專門帶兒子來看神韻,希望透過演出能告訴他的孩子甚麼是真正的中國傳統文化。

我隨即希望他能展開講講他認為神韻對孩子的教育意義時,他立即謝絕了採訪。

但後來就在我結束另一名受訪人的採訪時,一個人拍了拍我的後背,我轉身一看,正是先前那位拒絕採訪的男子。他和我說:「我希望向法輪功說聲『對不起』。」

看他欲言又止,我立即關閉錄音機,問他為甚麼這麼說,是做過甚麼錯事嗎?這位男子將外衣領解開,露出了中共公安的制服。他告訴我,演出當天,劇院內來了很多他的同僚、中共特務,他們裏面都穿著公安的制服。

他還介紹自己就是最早在北京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那批公安,多年來他對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非常了解,同時他也非常佩服法輪功學員。

我問他:你這樣和我說話,會不會對你有危險啊?他含著淚告訴我:「我一定要向法輪功說聲『對不起』。」他還說,他已經明白了法輪功真相,就算回去面臨危險,他也要這麼做。

當年神韻演出節目中,下半場正好有一個節目是講述大陸公安明白真相後,拒絕迫害大法弟子,從而得到神的救度的故事。

當我看到這個節目時,立即想起這位男子,他應該也在場看到了這個節目。我想雖然這位男子從事特務工作,但他仍然能有機會明白真相從而得救,我感動得熱淚盈眶。

頑固父親態度大轉變

一九九九年七月,那時我才修煉兩個月,對法輪功的嚴酷迫害就發生了。後來我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遇到了一位很有緣分的同修,在分別遭遇迫害的三年後再次相遇,我們都被對方堅修法輪大法的經歷感動,並結為夫妻。

然而,我們拿結婚證的第二天全家再次遭到非法綁架,我出獄後在家人幫助下來到海外,並在同先生分別五年後,在海外移民官的幫助下,將先生營救到海外團聚。

我和先生同修剛剛在海外一起生活的那幾年,雖然也有過很多的摩擦和爭吵,但是我們彼此都在修煉法輪大法中不斷開闊心胸,家庭矛盾上也一一化解,下面僅舉一個很小的例子。

我的父親性格孤僻且固執,在我的印象中總是惡狠狠地對待我和媽媽。在我們剛得法時,他曾到煉功點對我們大吼大叫;他也很嫌棄同我們一同生活的外婆。

我父母來海外探親時,就一直拒絕留下來,一方面不想增加我們的負擔,同時也擔心我們會嫌棄老人。我父親也一直對我先生兇巴巴,吼來吼去,我一度擔心我先生會受不了。

但是讓我意外的是,我先生不但不計較,也從不會和父親爭吵。一次我父親鬧脾氣,把我和媽媽氣得夠嗆。我先生不但沒生氣,還同父親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地講道理,耐心開導他,幫他打開心結,父親感動得眼中泛著淚花。

事後我問先生,你怎麼就不會生氣呢?他說因為師父在《精進要旨》一書中告訴我們:「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

之後我先生多次同父親強調我們不但不會嫌棄父母,還會把父母都接到身邊來照顧,讓他放寬心。他不僅給父母都辦理了移民,並將他們在海外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條。

經過多年的相處,我父母現在安心地和我們生活在一起,再也沒有爭吵了,家裏的長輩們都特別羨慕我的父母。父親現在總是會記得我先生喜歡吃甚麼,就做給他吃。只要我們去同修家,父親總是給我們準備各種好吃的,讓我們帶給同修分享,現在我們再也看不到那個惡狠狠的父親了。

回首二十五年的修煉之路,經歷了很多神奇、感人的故事。我也從一名青澀的大學生步入了中年。

結語

回首二十五年的修煉之路,經歷了很多神奇、感人的故事。我也從一名青澀的大學生步入了中年。我有幸在迫害發生前開始修煉大法,有太多感恩無以言表,唯有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機緣,繼續努力走好修煉的路。

(明慧網「5.13」世界法輪大法日來稿選登)

▌在線閱讀各語種《轉法輪》:https://www.falundafa.org/
▌線上免費學習班 :https://chinese.learnfalungong.com/
▌天梯書店:https://www.tiantibooks.org/

【關聯文章】
5.13 徵文

【延伸閲讀專輯】
長春插播
尋找生命意義的故事
大難自救
四億華人三退
明慧網報導統計

【延伸閲讀】
【5.13徵文】青年學子:我擺脫了怨恨和壞脾氣
【5.13徵文】女醫師:我變好 身邊的人也變好了
【5.13徵文】黑道大哥痛改前非 十六年牢獄親歷神奇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4/5/31/【慶祝5.13】二十四年-從青澀大學生步入中年-478192.html

(本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訪問明慧之窗,讓光明與智慧注入心田。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