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遭迫害離世 河北王永花又被枉判三年

丈夫遭迫害離世 河北王永花又被枉判三年

文/明慧網河北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朱靜如編輯)

河北秦皇島市撫寧區法輪功學員王永花,二零二三年七月初在天津濱海新區兒子家被當地警察從家中綁架,她一直被非法關押在當地看守所。二零二四年四月二十日,家人獲悉她被非法判刑三年。

據律師所述,由於在看守所中長期營養不良,王永花此前的病痛又犯了,走路需要人攙扶。

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至今二十五年的迫害中,王永花曾被撫寧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非法關押在石家莊女子監獄,於二零一二年九月結束冤獄。她丈夫郭道友被枉判三年,在冀東監獄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於二零一七年二月六日含冤離世。

紅斑狼瘡不藥而癒

王永花(王詠花),生於一九六三年十一月,一九九八年被醫院查出得了不治之症紅斑狼瘡;聽說很多得了絕症的人煉法輪功煉好了,她抱著試試的心理,開始煉法輪功。結果十二天後,她的身體一切恢復正常。從《轉法輪》書中她明白了,要提高自身的道德修養,待人要真誠、善良、寬容、忍讓,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

丈夫郭道友高興地見人就說法輪大法的神奇。不久之後,郭道友也走入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

被銬在雪地的籃球桿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團夥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當地派出所警察常常上王永花家騷擾,王永花被逼去上訪,剛到秦皇島長途汽車站,被綁架到當地派出所,銬在雪地的籃球桿上,後來勒索她丈夫三千塊錢,才讓回家。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秦皇島市撫寧縣國保大隊及榆關派出所一行幾十人,沒有任何手續,闖入王永花家翻了個底朝天,搶劫了電腦、打印機、電飯鍋、DVD及孩子上學用的行李箱、碳素筆、筆記本等私人財物,把所有值錢的東西洗劫一空,隨後把王永花的丈夫郭道友綁架到撫寧縣看守所。

她丈夫的工資是他們這個四口之家唯一的收入,王永花和兩個未成年的孩子沒有了生活來源。王永花四處奔走,要求無罪釋放丈夫。

被非法關押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九日,王永花陪兒子到撫寧大集上買東西。回來後,撫寧縣公安局陳英立等人正在他家的樓下等候,警察讓王永花跟他到縣局了解情況。14歲的兒子在家等到晚上也不見母親回來,最後才聽放學的姐姐說母親已被非法關押在撫寧看守所。

非法騷擾兒女學校

警察多次到王永花女兒和兒子的學校騷擾,逼他們在所謂「轉化書」上簽字,並要求他們替父母簽字,威脅如果不簽字就會影響學業,就不讓兒子畢業。王永花女兒成績優異,學校校長和領導堅持讓她參加高考,並請國保警察吃飯,說好話,臨近考試,就不讓警察再到學校了。

高考後的暑假,王永花女兒每天都去撫寧縣國保大隊找他們要求釋放母親,但是無果。

夫妻同陷冤獄 丈夫含冤離世

王永花和丈夫郭道友分別被冤判三年半和三年(可能四年)。當時,他們家的事被刊登在秦皇島的報紙上,當地人幾乎都知道。二零零九年九月,王永花被送入石家莊女子監獄,郭道友被送入唐山冀東監獄。

在撫寧縣看守所期間,郭道友受盡折磨,被獄警指使刑事犯毒打,雙腿被打得行動不便,隨後被劫持到唐山冀東監獄繼續迫害三年,回家時被迫害出高血壓、腦血栓症狀,走路不穩,說話不清,走在街上看見穿警服的嚇得兩腿發抖,站立不穩。

王永花曾經被長期吊銬,在監獄裏也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酷刑演示:吊銬。

二零一二年八月,郭道友出獄,明顯身體狀況不如之前,說話也變得不清楚,他說在裏面經常被人打,吃不好、睡不好。監獄對郭道友的殘酷迫害,使他長期高度緊張,血壓一直很高,最終於二零一七年含冤離世。

再被劫持

二零二三年七月五日,王永花在天津兒子家中,和弟弟的岳母張茂霞,被天津市濱海新區濱海路派出所警察帶走,當天被劫持去濱海新區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

王永花女兒在當地一家自媒體工作,派出所警察致電她老闆,讓老闆將她開除,迫使她失去收入來源。

七月十四日,唐山市豐南區胥各莊鎮派出所,以「協查」王永花的「案件」為藉口,十餘名警察非法闖入王永花女兒家翻箱倒櫃,劫走家中數萬元私人物品。當天,王永花女兒的丈夫和婆婆(均為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派出所,王永花女兒和年幼的孩子被三人看守在家。

當天半夜,她婆婆被家人接回,第二天下午四點多,派出所才釋放了她丈夫。

十一月二十二日,胥各莊派出所四五個人再次闖入王永花女兒家,將她、她丈夫與七歲的孩子帶走,說是國保授意,要將夫妻二人拘留十五天,並拒絕出示紙質拘留通知書。因無人看孩子,當天,他們只將王永花女兒一人送進拘留所,將她丈夫和孩子放回。

敏感日期與敏感人物

二零二四年三月二十二日,王永花女兒因私事要去北京,購買火車票以後,被派出所電話通知不允許去。四月二十二日,他們再次購買進京火車票,又被通知拒絕入京,說是敏感日期「四・二五」。後來在溝通下,允許當天去當天回,但在火車站被攔住搜包。

五月九日,王永花女兒想帶孩子去韓國旅遊,購買了往返機票酒店等價值萬元,結果在出境時被攔下,要他們回當地派出所。回來後,他們直奔派出所,警察說他們現在被列為「敏感人物」,歸「政保」重點監控,不允許出境,甚至只要離開唐山,就得經過他們同意,不然無法離開。

從二零二三年七月被非法抄家一直到現在,王永花女兒已經不停被騷擾,派出所多次去她家敲門,孩子經常被嚇哭,他們說以後還是會到家裏來,或者叫他們去派出所。

參與迫害的各級人員如還不懸崖勒馬,當正義回歸、報應來時,等待他們的也將是可悲、可恥的下場。

結語

公檢法司本應該是維護正義和公道的,法輪功學員修心向善,修煉法輪功不違反中國的任何一條法律。但在這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中共相關人員在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的背後唆使下,昧著良心,踐踏法律,執法犯法,扮演著可悲、可恥的角色。

參與迫害的各級人員如還不懸崖勒馬,當正義回歸、報應來時,等待他們的也將是可悲、可恥的下場。

▌《九評共產黨》在線閲讀:https://www.tuidang.org/9ping/
▌「天安門自焚」真相:https://package.minghui.org/mh/packages/zifen/
▌ 三退自救:https://www.tuidang.org/

【延伸閱讀】
樂於助人的好青年 北京孫爽被構陷到法院
修煉法輪功獲新生 四川市委退休幹部含冤離世
冤獄中遭酷刑及藥物迫害 河北張月芹含冤離世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4/5/14/丈夫遭迫害離世-河北秦皇島市王永花又被枉判三年-477281.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4/4/21/河北法輪功學員王永花與張茂霞再次被非法判刑-475421.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訪問明慧之窗,讓光明與智慧注入心田。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