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熟的命令和又一波心悸

耳熟的命令和又一波心悸

文/簫戈(明慧之窗記者趙冬雪編輯)

在二零二零年至二零二二年的三年疫情漸緩之後,人們認為疫情在逐漸消退。然而,二零二三年年末,中國疫情又起,儘管中共對外宣稱是「支原體」等等各種名義的肺炎,然而,中國的民眾在社交媒體上,幾乎是眾口一詞,認為是又一波「新冠肺炎」疫情。

中共從一開始遮遮掩掩,到隱瞞不住疫情,開始通報新冠重症、死亡病例,釋放中國疫情嚴峻的信號。與此同時,近日中共當局推出多個新冠新疫苗,催促民眾注射。專家表示,難以確認其效力。而國產新冠疫苗因副作用,已飽受詬病。

黨員密集病亡 中共再次隱瞞疫情

中共疾控中心二零二三年十二月十二日通報,十一月,中國新增新冠重症病例135例、死亡病例8例。但官方這些數據受到外界嚴重質疑,認為實際重症和死亡人數可能遠超過這些數字。

在百度、微博、今日頭條的熱搜排行榜上,年僅三、四十歲的明星、名人,突然離世的消息,頻頻出現,以至於現在人們看到這類消息,已經習以為常,見怪不怪。

中國新一波疫情自二零二三年「九冬十月間」傳染以來,大量官員、專家、教授、警察、將領等死亡,特別是十一月下旬以來,死亡密度令人心驚。

近期,美國之音轉發了《我們要為中國肺炎疫情感到多擔憂?》一文。

在世界各國為中國爆發新疫情而感到焦慮之際,十一月二十六日,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的四位流行病學研究者(C Raina MacIntyre,Ashley Quigley,Haley Stone,Rebecca Dawson)聯名通過由專家向公眾普及人文和科學知識的網站《談話》(The Conversation)發表文章,標題就是《我們要為中國肺炎疫情感到多擔憂?》。

在發表文章的後面,還附上美國研究機構新英格蘭複雜系統學院的流行病學者丁量博士在社交媒體X(原先的推特)上發表的系列貼文鏈接,丁量博士寫道:

「我聽到(中國)許多內部人士告訴我,政府當局告訴中國醫生不要報告任何數字,不要對患者進行測試,也不要報告任何測試。這聽起來異常耳熟。」

中共不報告染疫數字。但是,各個單位、機關,對於擔任重要職位者的離世,要公開披露訃告。顯然,二零二三年在各個領域的病亡通告是異常的:

二零二三年下半年以來,中共軍隊至少26名正軍職及以上級別高級將領接連病亡,全為中共黨員;包括中共上將、原空軍司令員于振武,原總參炮兵部部長文擊,原廣州軍區副政治委員兼紀委書記王同琢,海軍原副司令員沈濱義,工程院院士、國防科技大學教授凌永順等等。

據悉,二零二三年截至十月十日為止,至少有66名中共省部級高官病亡,其中有58人為中共黨員,約佔87.9%。其餘的12.1%,從一年薩斯和四年新冠的經驗看,雖然不是中共黨員,但也是深受中共意識形態毒害、熱衷跟隨中共的深度受害者。

僅十月、十一月,至少有12名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工程院院士接連離世,11名青壯年警察突發疾病密集病亡,他們中多為中共黨員。顯然,中國的疫情並沒有結束,只不過是被中共自上而下的掩蓋了。

「天人感應」角度論疫情

為甚麼看上去本來要退出的疫情,又一次讓人心悸?我們不妨站在「天人感應」的角度,去簡單分析一下,與疫情「天災」對應的「人事」到底是甚麼。

「天人感應」說,是漢代大儒董仲舒提出的,漢武帝曾問董仲舒:「災異之變,何緣而起?」董仲舒以天人感應說回答:「刑罰不中,則生邪氣;邪氣積於下,怨惡畜於上,上下不和,則陰陽繆戾而妖孽生矣。此災異所緣而起也。」

董仲舒認為「刑罰不中」,是導致「災異」的根本原因。那麼,打著「依法治國」、「自由民主」口號的中共治下,民眾生活在怎樣的環境下呢?

近期,據美國權威雜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網站刊發的文章「中國(中共)監控新目標達上千萬」。該文指出,中共通過公安部與科技業的合作,將所謂的重點人口詳細信息一一收集在「重點人口控制」(包括法輪功修煉者、異議人士、上訪者、媒體記者等)數據庫中,並進行實時共享以打壓民眾。

人權觀察二零一七年表示,在中國,「警方無需獲得任何形式的法院命令,即可進行監視,或提供證據證明他們所收集的數據的人,與犯罪活動有關聯或參與其中。警察局無需向任何其他政府機構報告監視活動或公開披露此資訊。」

據明慧網報導,中共長期以來一直在探索基於大數據分析和雲端運算的技術,來追蹤、監控和限制法輪功學員的個人自由。

不僅僅是在汽車、腳踏車、手機甚至法輪功學員的口袋裏安裝了電子全球定位和追蹤裝置。其他監控措施包括在法輪功學員家周圍安裝監視攝影機;臉部、指紋、步態和聲音的個人資料收集;拒絕他們獲得護照;禁止他們離開中國。隨意騷擾、跟蹤、關押、抓捕、酷刑、甚至為了器官而殺死他們。

近日明慧網發表文章《五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列舉了中共二十四年間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部份罪惡,即姓名等個人信息得到確認,突破中共信息封鎖傳出,在明慧網上已經報導的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已達5010人。

文章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大法後,法輪功學員除了被活活打死、酷刑致死、灌食致死、活摘器官致死等直接被迫害致死的以外,還有大量由於遭受迫害,身體受傷太嚴重難以恢復而致死的;精神、藥物摧殘嚴重甚至精神失常死亡的;持續地遭騷擾恐嚇、親人遭迫害致精神緊張、恐懼從而舊病復發而亡的;有家難歸,被迫流離失所而離世的;被打得奄奄一息,活著就被公安強行送進火葬場火化的等等,令人觸目驚心。

直至今天,這樣的罪惡還在每天發生著:從二零二三年一月至十二月份已獲知,至少1188名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被中共非法判刑,就是說每天都有三名法輪功學員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被強制關押監獄;至少209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離世;至少6514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和騷擾。

在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有官員、學者、工人、白領、農民,在各行各業的法輪功修煉者都以「真善忍」為原則要求自己,認真工作、修心向善。江澤民出於嫉妒,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發起了對於法輪功的殘酷迫害,甚至組織了黨政軍醫聯手活摘和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反人類產業。

儘管二零二二年十一月初,迫害元凶江澤民終於結束了罪惡的生命。然而,現任中共黨魁出於保黨目的,對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政未採取任何措施,各省市的中共政法委、610、派出所,仍然對於法輪功學員採取高壓監控、抓捕、非法判刑等。

據明慧網《五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一文公布的數字,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最嚴重的前十名省市為:黑龍江省646人、遼寧省629人、河北省560人、吉林省530人、山東省464人、四川省320人、湖北省233人、河南省190人、湖南省174人、北京市147人。

在疫情期間,明慧網曾在二零二一年一月七日發布《為甚麼疫情總在這幾個省反覆?》一文指出,「據中共官媒發布的消息,截至一月一日,全中國共有34個疫情中度風險區,雖然雲南、新疆等地出現疫情,然而大部份時間瘟疫是出現在東北三省,山東,及北京反覆出現。」

「調查顯示,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三年的十四年中,黑龍江、河北、遼寧、吉林、山東、四川、湖北、湖南、河南、北京是省級/直轄市610迫害法輪功學員最猖獗的十個地區,其中被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人數,黑龍江省最多、排第一,河北省排第二,遼寧排第三。

從明慧網調查的結果看,疫情較重且反覆不斷的地區,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嚴重的地區基本吻合,這是偶然的嗎?從「天人感應」的古老智慧中,我們是否可以感受到善惡有報的真實不虛呢?

結語

疫情爆發之初,李洪志大師二零二零年三月在《理性》一文中警示:「但是目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這樣的瘟疫是有目地、有目標而來的。它是來淘汰邪黨份子的、與中共邪黨走在一起的人的。」

其實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李洪志大師就預言過中國大陸會出現強大的疾病,並警醒世人要趨吉避凶。

「新冠」出現後,李洪志先生明確開示天機:「遠離中共邪黨,不為邪黨站隊,因為它背後是紅色魔鬼,表面行為是流氓,而且無惡不作。神要開始鏟除它了,為其站隊的都會被淘汰。」

李洪志先生明示世人如何在這場瘟疫中趨吉避凶:「人應該向神真心的懺悔,自己哪裏不好,希望給機會改過,這才是辦法,這才是靈丹妙藥。」

多年以來,法輪功學員風雨無阻地一直在苦口婆心講真相:快退出黨團隊,三退保平安!在疫情中,有人做出了明智的選擇,退出黨團隊;而有的人,卻遲遲沒有表態,中國有句古話,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當這場疫情真的結束,可能擺脫危難的機會也就不會再有了。

▌《九評共產黨》在線閲讀:https://www.tuidang.org/9ping/
▌自焚假案-世紀騙局:https://package.minghui.org/mh/packages/zifen/
▌三退自救:https://www.tuidang.org/

【延伸閱讀】
去年獲知6514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騷擾 迫害加重
歐洲議會決議通過 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
【聽文章】瘟疫有眼 只傷中共

明慧網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4/1/20/耳熟的命令和又一波心悸-471148.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