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獄外協」訪談錄:中共迫害法輪功 殘酷而隱秘(下)

「監獄外協」訪談錄:中共迫害法輪功 殘酷而隱秘(下)

文/明慧網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李佳編輯)

中共監獄在走向「企業化」的過程中,不可避免的,需要與監獄外面一些單位合作。合作過程中,需要外面單位的技術人員或者管理人員協助。這些技術人員或者管理人員,對於監獄來講,屬於外部的協助人員,因此稱之為「監獄外協」。

明慧網大陸通訊員認識一名監獄外協「華經理」,既懂技術,又善管理。因為公司與各種監獄常年合作,華經理得以出入中共各種監獄長達一、二十年。華經理茶餘飯後,信口所談的獄中奇聞,已經每每讓人咋舌,而二零二零年疫情爆發以來,他對我全面透露的關於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黑幕,更是令人毛骨悚然。

(接前文

三、中共獄內迫害法輪功的「魑魅魍魎」和「琴瑟琵琶」

記者:華經理,中共利用監獄的「牢中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全部交給了普通犯人執行嗎?

監獄外協:實施者是普通犯人,但是組織者是監獄部份警察。

記者:監獄警察激勵這些普通犯人的手段是甚麼呢?

監獄外協:主要是減刑的誘惑。有一個參與監區獄政管理的事務犯,僅靠參與迫害法輪功一項,就獲得了四年的減刑,而他的總刑期才十年。

記者:事務犯,有所耳聞。所謂事務犯,就是管犯人的犯人是嗎?

監獄外協:是的。這部份犯人都是拿錢買管理崗。在反腐之前,中共監獄裏面買賣管理崗幾乎是明目張膽的;反腐之後,有所收斂,偷偷摸摸地繼續搞,方式更加隱蔽圓滑而已。

比方說,以前是犯人用信封裝了現金,趁著監區長單人值班的時候,說聲:「報告某監區長,請幫我發封信。」說完,直接把信封塞進辦公桌抽屜裏,轉身就走。第二天,這個監區長自然會來找你談話,你把要哪個管理崗的心事一說,監區長就會幫你實現。想減刑,也是這個套路。

但是現在,這個太危險,套路是要電話,把電話帶給家屬在獄外請客行賄。「某某監區長,您的電話,能不能給一個我?」直接要,那得是與監區長關係很鐵才行,一般關係的,想得一個管理崗,還得托人,由監區長信得過的中間人來提供一條龍服務,當然,經手不窮,得多花一筆銀子孝敬那個中間人。

記者:只有監區長才是行賄的對像嗎?

監獄外協:我是舉一個例子,監區長是監區一把手,這個被行賄的獄警,不限於監區長,監區之內的副監區長,監區管教等等,以及監區之上的各個科室的領導,只要有點實權的獄警,都是犯人權錢交易的獵物。對於獄警而言,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著監獄就吃犯人嘛。

記者:想不到,高牆電網之內,也是執法犯法之所。

監獄外協:呵呵,比較社會上,更加露骨,更加腐敗。有一個監獄接連三屆監獄長因為貪腐落馬,這個監獄還關著其他幾個監獄的監區長。你想,這種腐敗的隊伍,如何能承擔得起轉化法輪功學員的任務呢?

記者:是啊,法輪功倡導的是真善忍,是心靈境界的不斷提升;中共倡導的是假惡鬥,是物質慾望的極大滿足。

監獄外協:你總結得太精闢了。監獄警察也明白,既然道理在法輪功一邊,那就乾脆不講道理,直接來硬的,搞有組織的精細化迫害吧。洗腦學習不過虛晃一下,各種虐待和迫害就挨個兒登場。

監獄警察也明白,既然道理在法輪功一邊,那就乾脆不講道理,直接來硬的。(明慧網)

記者:有組織的精細化迫害?也就是在中共監獄裏,對法輪功的迫害,是有嚴密的組織的?

監獄外協:當然,這個組織結構,我是用一副對聯來記的。那一天,我在某監獄,和一個愛好讀書的事務犯談古論今,說到一幅對聯,對聯裏有「魑魅魍魎」和「琴瑟琵琶」的字眼,我靈機一動,自編了一幅對聯:魑魅魍魎四大鬼鬼鬼手長,琴瑟琵琶八小王王王跳梁。用這副對聯,記憶中共監獄對法輪功的迫害的組織,最好不過了。

記者:有點意思,這上聯「魑魅魍魎四大鬼鬼鬼手長」,有甚麼講究呢?

監獄外協:監獄裏,對每個法輪功學員的監管,有著四個管理層,由下而上,依次是分隊──監區──教育科──監獄長辦公室。

普通刑事犯的監管改造,都是起於分隊,終於分隊,頂多到監區一級。只有法輪功學員的轉化,是四個管理層,層層過關的。這四層管理者,層層向上級負責,看久了就不免看穿了,這四層獄警,層級有別,目的相同:榨取轉化獎金和撈取政治資本。

這四層獄警,身著烏鴉黑的警服,淪為一級級吸血鬼,魑魅魍魎一般,肆無忌憚地向著每一個法輪功學員伸出迫害之手。尤其是教育科、監獄長辦公室的獄警,坐在安靜的辦公室裏,暗中遙控著每一場迫害,說他們手長,半點都不冤枉。

記者:說得貼切,魑魅魍魎四大鬼鬼鬼手長,這長長的伸出的手,既是迫害之手,也是牟利之手。這四個管理層,構成了一個嚴密的迫害組織……

監獄外協:這其實還是不夠,還需要具體執行層,一個由監區事務犯構成的迫害執行層,在監獄裏叫「包夾小組」。「包夾小組」一般從八個事務犯中產生,這八個事務犯,實際就是我們說的「牢頭獄霸」,他們將錢買權,操縱獄政,無法無天,輪班迫害法輪功時,就像跳梁小丑一般。

記者:懂了懂了,難怪下聯是:琴瑟琵琶八小王王王跳梁?這八小王,也就是八個事務犯了,為甚麼是八個呢?

監獄外協:一個監區往往設置有八個左右的崗位賣給犯人,買到了就是事務犯,享有各種特權,最主要的是減刑特權。當然也負有一定管理責任,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手跟手,腳跟腳」的監管和無所不用其極的迫害,也是八個事務犯的重要責任。

記者:是哪八個呢?

監獄外協:監區有勞動改造職能,所以有管生產的線長,有管材料的保管員,有管質檢的質檢員;監區有思想改造職能,所以有管學習的宣傳員;監區有衛生保障職能,所以有管發藥打針的衛生員;監區有處理衝突職能,所以有防暴組長;監區裏獄警辦公室需要清掃,所以有辦公室內勤員;監區宿舍樓進出需要監管,所以有監督員。

記者:線長、保管員、質檢員、宣傳員、衛生員、防暴組長、內勤員、監督員,八個。八小王,就這一干人等。

監獄外協:迫害法輪功,主要是這些人「操刀子」,那「遞刀子」的當然是四大鬼。

記者:「遞刀子」是魑魅魍魎四大鬼,魑魅魍魎四大鬼鬼鬼手長,這句話,讓我突然想起《紅樓夢》裏的一幅對聯:身後有餘忘縮手,眼前無路想回頭。

監獄外協:哈哈哈。你聯想得好。有的獄警早就縮手了,在他們職權範圍內儘量照顧無辜的法輪功學員;有些獄警還是執迷不悟,這些人總感覺還撈得不夠,也不相信中共會倒在他的有生之年。

(全文完)

【關聯文章】

「監獄外協」訪談錄:中共迫害法輪功 殘酷而隱秘(上)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6/5/「監獄外協」訪談錄-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殘酷而隱秘-444508.html

(本文主圖:法輪功學員畫作《囹圄中的大法徒》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訪問明慧之窗,讓光明與智慧注入心田。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